云梦山景区实时天气预报:晴 20/24°C
 
 
当前位置:旅游局动态 > 查看信息
 
此鹿台非彼鹿台——朝歌城真伪考
作者:王兰喜  摄影: 来源:淇县旅游网 审核人:袁鹏勃 发表时间:2017-12-1 15:44:41  点击:80
     近来,时常看到一些关于古都朝歌、朝歌名胜及朝歌名人的文章。细读之下,总感觉到一股怪怪的异味儿。
朝歌,具有几千年延续不断的历史。在安阳殷墟、郑州商城未被发现之前,朝歌是全国最早也是唯一的一处既具有实物佐证,又有历史文献记载和文化传说延续的古代都城。这个在史学界是没有争议的,也被世人所公认。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姓氏寻根者都把目光盯到了淇县,并纷纷来故地寻找祖先生活过的痕迹,并进行虔诚朝拜。殷氏来了,林氏、康氏、石氏等姓氏的宗亲也来了!当然,随着考古发掘的不断新发现,一些更早的都城遗址,也在不断被找到,夏、商时期原来较为模糊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脉络逐渐明晰起来,一些传说和史书记载的东西也逐渐得到证实。但无论历史考据如何充实、完善,作为商朝亡国之都的朝歌,作为夏、商、周历史断代工程中重要的一环,其历史地位始终没变。
可是,一些无聊的文人和所谓的专家,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现在总在挖空心思地杜撰一些不着边际的历史,或对史书断章取义,或对历史传说进行篡改,或对历史遗迹进行造假,得出了很多怪诞的历史结论,这些东西甚至推翻了史学界早有定论的共识。而对这些专家研究出来的东西,稍有历史知识的人看了哈哈一笑,真正的专家则不屑一顾。
我们来看一篇摘自网上的:淇水文化——鹿台遗址简介
    《汉书.地理志》载:“朝歌,纣所都。”《水经注•淇水》道:“朝歌城••••••殷王武丁始迁居之,为殷都也。”朝歌城是商代最后一个国王纣王的国都,现在鹤壁市新区南部的鹿台遗址就是商朝纣王的国都朝歌城遗址。河南省人民政府于2000年9月25日公布“鹿台遗址”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鹿台遗址呈现朝歌城轮廓。 鹿台遗址,现在位于河南省鹤壁市新城区南约3公里处。鹿台遗址东西长约2.5公里,南北长约2.5公里,是当年朝歌城的中心地段。千古淇河从鹿台遗址(朝歌城)的西边和南边流过。3000多年的历史风雨,几乎把商朝国都朝歌城的遗迹扫荡殆尽,但是,不少素有“活化石”之称的地名和村名,以及该地村民祖先的代代口口相传,却记录和传递了朝歌古城的不少信息。
     鹿台遗址的东边是白寺山,白寺山的北边是象山,南边是同山(以前叫“朝歌山”),是一道天然屏障。 鹿台遗址的东部,有个村叫钜桥,是纣王建设的国家粮库所在地,《竹书纪年》(著于战国时期的史书)和《史记.殷本纪》记载:商纣王“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商纣王征集的赋税都充实设在鹿台的国家钱库和钜桥的粮库中)。3000年前,将国家的金库和粮库建设在国都内是合情合理的。                               
    鹿台遗址内的西边有个唐庄,现在存有“明朝嘉靖七年岁次”立的石碑,碑文中明确记载现在的唐庄是“浚以西五十里曰宫堂村”。现在的唐庄,是当年朝歌的“宫堂”所在地,是纣王的后宫即寝宫所在地。既然有后宫,就必然会有前宫,而且前宫距离后宫不会很远,只是因为纣王的王宫毁于战火,在3000年后的今天难觅踪影了。
    在鹿台遗址的北部,有一个村叫姬庄。“姬”,美女也。是纣王王宫舞女、歌女等的歌舞教坊、乐队所在地和居住地。 
    在鹿台遗址的西边约5公里有一个花窝村(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纣王时期专门为王室养植花卉的地方。在鹿台遗址的西南约2公里处,有一个村叫古城,以前叫“鹰犬村”,亦名“鹰狗村”,是专门为王宫养鹰和猎犬等狩猎物的地方。
       在鹿台遗址的东南有紧邻着的王寨、申寨、刘寨三个村,曾经是当年朝歌城纣王的守城军队的驻地。在鹿台遗址的东边,有一个村叫草屯,是纣王军队的草料场。在鹿台遗址的北边约2公路处,有个村叫牛庄,是纣王的养牛和圈牛基地。牛庄的东南有个村叫化皮村,是纣王设的皮革加工场,是专门为商朝的王宫和军队制做皮革铠甲和马匹鞍具等的地方。
    在鹿台遗址内的西南,淇河的北岸边,现在存在有一片百米见方的高地,当地人习惯叫“西高台”,也是朝歌城的最高处。唐庄的唐全道等老人说,当年朝歌城内的最高建筑摘星台就建在这个高台上,是纣王生前登高赏月和欣赏淇河风景的地方。现在在鹿台遗址立的“鹿台简介”石碑上也刻写有这样的文字:“鹿台上最高建筑物就是摘星台,鹿台高四丈九尺,摘星台更高•••••• ” 
    在鹿台遗址北约2公里处是大辛庄和小辛庄,原先是一个村叫辛庄,因纣王帝辛死后埋葬在此地和纣王的族人在此地居住守护而得名。紧临大辛庄的村叫堡上,是朝歌城外纣王军队的关隘哨卡驻 地之一。
    鹿台遗址的北边曾经有护城河,现在在河边有个村叫北郭庄,这是因为其所在地曾经是朝歌城的北城门即北城郭而得名。古朝歌城的护城河,因为几千年的自然变迁和当地老百姓平整圡地,河道大部分已经不见流水。但是,纣王当年引淇河水入朝歌城护城河的故道现在在一些地段仍然清晰可见。从淇河东岸的东高村到姬庄和古城村,现在存有两条明显的古代人工河道遗址。三个村中间有一块片地,当地百姓习惯称之为“大裤衩地”,是因为两条人工古河道像两条裤腿一样遗存在这块土地上。民国初年(1915年),临时大总统袁世凯及徐世昌(民国第二届总统)拨款投资和捐款在现在的鹤壁市地段上修建天赉渠。建筑天赉渠为省钱省工,部分渠道也利用了当年朝歌城北部护城河的故道。天賚渠至今还在为灌溉万亩良田发挥着作用。  西面在淇河上通“淇水关”(现在的西高村)有一座桥,现在是千古淇河上唯一的一座古石桥。而且,该桥是按照周文王(纣王的姑父)的《易经》理论,利用当地地形,将大桥与当地水、土、路统一设计,建设成了“太极图”形状。
    在鹿台遗址的北边约3公里处,有个女娲宫庙,是纣王祭拜华夏始祖——女娲的地方。
    鹿台遗址的北边曾经有护城河,现在在河边有个村叫北郭庄,这是因为其所在地曾经是朝歌城的北城门即北城郭而得名。鹿台遗址的东边是白寺山,白寺山的北边是象山,南边是同山,是一道天然屏障。
    鹿台遗址西边淇河西岸边的村叫西高村,以前叫“淇水关”或“高村桥”。西高村人至今仍然为纣王的大将军黄飞虎曾经在此驻守而津津乐道。西高村至今还留存有数段古城墙,西高村的“殷商文化淇水关研究会”认为,这些古代城墙是商代的古城墙(还有待考古专家认定)。
    特别值得一说的是,西高村这个城关古镇保存至今的南城门上,历史上一直将“淇水关”三个大字刻写在城门楼的南面。从地理位置看,淇水关(又称上水关)正是朝歌城西的重要关口,是通往西边和南边城关唯一的通道(当地老百姓称之为“御道”,古代的国道)。宋朝苏辙在《登上水关》诗中写道:“淇水沄沄入禁城,……慰意来看水面平。”(《全宋诗》851页)说明了淇河是从朝歌城中经过的。
    《史记》明确记述了纣王兵败退入朝歌城内,死于鹿台。(《史记》:“••••••周武王于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悬之白旗。”)上面对鹿台遗址的论述,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朝歌城轮廓概貌,现在鹤壁市新区的鹿台遗址就是3000年前的朝歌城遗址。
    《史记》记载说,商墟在“河、淇之间”。古《浚县志》也明确说古朝歌城在“淇县东北”。《浚县志》载:“商墟,即古朝歌城,在今浚县西南,淇县东北。淇水径其西,河水径其东,是为河、淇之间……”(《嘉庆•浚县志》卷十二277页)古籍中这里的“河”是“黄河”,黄河以前从浚县城东面流过,鹤壁市新区的“鹿台遗址”(古朝歌城中心地带),在今淇县东北,也在“河、淇之间”,而其它所谓的“朝歌”不在“河、淇之间”。
    古代的都城,一般都是建设在河流旁边,因为这样有利于人群生存和生活。殷纣王的朝歌城,西面和南面两面临淇河,是商朝晚期都城的最佳选择。而且,鹿台遗址现在广泛存在有自商朝以来,历朝历代遗留的建筑遗迹、生活用具、钱币、武器等等。在鹿台遗址,庄稼地里的古建筑瓦砾随处可见,这也是河南省人民政府2000年9月25日将鹿台遗址确定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重要原因之一。
    1932年至1934年,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考古人员,对鹿台遗址北约2公里处的辛庄墓地的发掘,清理发掘出商代和西周时期墓葬82座,其中,确定有公侯级大墓8座(这其中的一座有可能是殷纣王的墓),车马坑14座,出土了一大批鼎、尊等礼器,大量戈、矛等兵器和陶器等等(《淇滨文史资料》222页)。  2005年,在鹿台遗址西北约5公里处的“刘庄遗址”,国家考古部门发掘了商代的墓葬338座!出土了陶器、石器等器物近400件,这次发掘被国家有关部门公布为“2005年十大考古新发现”(见鹤壁市博物馆)。1932年至1934年,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和国家2005年这两次大的发掘,也从一个方面证明了古朝歌(沬邑)当时的繁荣。 
    看了这篇文章,不知大家作何感想。反正我感觉既可笑又可气的。作者公然歪曲历史,杜撰故事,编造证据,甚至引用当地百姓为吸引世人眼球编的故事,当作考证历史的根据,把朝歌城硬生生向北搬迁了20公里。文中,作者通篇作为主要推论依据的是鹿台遗址,我们看看其推论:因为史书记载鹿台遗址是位于纣王都城朝歌的,鹿台遗址是“新石器时代”的省保文物,是专家定论了的,所以这里就是纣王的鹿台,那这里也就是朝歌!以此为前提,作者找出一堆证据:郭庄,是因为纣王的城郭而得名;草村是纣王盛草的;牛村是纣王放牛的;辛村是保护帝辛的;高台是纣王建的高台;甚至于连桐山也成了朝歌山、摘星台也成了鹿台。呵呵,幸好这里没有叫韶山村的,否则,毛主席他老人家也得生在这里了。这些村名,全国各地都有,可作者统统能拿来作为纣王都城朝歌的证据,这专家是不是很有才?才则才矣,但很多地方难于自圆其说。如淇水关,相对淇县再怎么说也是在淇河的内侧,作为常识,合乎情理。试想,朝歌古城如向北移动,淇水关则到了淇河的外边,军事关口谁会设在河的外边呢?淇水关为明清时期官驿道,上面一座石桥“专家”竟说是周文王利用“易经理论”修的。大家都知道,我国的冶铁史始于战国,殷商时期仅有青铜器,是没有办法大规模开采石料的,“专家”是不是很奇葩?
    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新石器时代中期距今5000——7000年,晚期也在4000——5000年以前,而鹿台遗址正是以新石器时代的遗址被评为省级保护文物的,也就是说它存在的年限最少在四、五千年前,它跟3000年左右的纣王时期根本就没有任何瓜葛,只是和纣王的鹿台起了同一个名字罢了!可见,此鹿台真的是非彼鹿台啊。新石器时代的遗址(或更早、更晚些的遗址),沿淇河还不止一处。而位于淇县县城的“卫国故城遗址”就是依古朝歌城重建的,目前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它公布的时代明确就是春秋时期,它和古都朝歌具有文物考证、史书记载和民间传说的延续性和高度吻合性,正好佐证了淇县就是古朝歌。可见,朝歌就是朝歌,正如朝歌城、摘星台、纣王墓搬不走一样,历史也是搬不动的。
    从学术的角度可以看出,鹿台遗址即纣王之鹿台的命题纯属伪命题。推论的前提是假的,那结论可想而知了。
    另外,从当时的实际考虑,纣王的鹿台也不会建在那里。鹿台为纣王藏宝之地,不可能选址在淇河滩上,不隐蔽、不安全、不好守护,聪明的纣王傻了吗?
而作为鹿台寺的鹿台,虽没有考古证明,但作为藏宝的仓库,可比鹿台阁那里具备条件的多了。鹿台寺建于元明时期,建寺之前就叫鹿台。此鹿台四面环山,位于山坳中,林木茂盛,非常隐蔽,适合隐藏,适合守护,又非常安全。至于专家说的没有遗址痕迹,我们可以想象,商朝建筑会是什么?王宫大殿也不过是夯土、木柱加茅草。在山里也可能用石头垒砌一个轮廓,历经3000年,不管是自然破坏,还是人为损毁,找不到痕迹也属正常。纣王鹿台到底在哪儿,现在确实无法考究,但作为纣王都城的朝歌,如果不是别有用心,那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争论的!
    这里抄录另一位专家的一段话:“鹤壁市是商朝武丁、武乙、帝乙、帝辛四个君王的都城,鹿台遗址及其附近,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它是商朝故都遗址所在地。商纣王作为商朝最后一位君王,创造了商朝历史最辉煌的时期。鹤壁新区建设鹿台遗址文化公园意义重大”。 
    哲人说:“谎言说一百遍也成不了真理”,但在我们这里,谎言喊一百遍真有可能成了历史了。面对一些荒诞不经的历史大作,我们不缺叫好、鼓掌和点赞,我们只缺乏客观公正的批评和争论。
    上条信息:《淇县全域旅游发展总体规划》顺利通过专家评审
    下条信息:寻秦时明月宗师——鬼谷子
 
 
友情链接:淇县旅游网 | 淇县旅游局长的博客 | 淇县之窗 | 三亚旅游服务网 | 汤阴县旅游局 | 百度 | 雅虎中国
版权所有:河南省淇县云梦鬼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地址: 淇县云梦山风景区 邮编:456750 邮箱:qxyunmengshan@126.com
旅游咨询、投诉:0392-7728191 景区售票处:0392-7728461 景区新浪微博地址:http://weibo.com/i/3925614777   访问量:5791022
豫ICP备09024681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