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梦山景区实时天气预报:晴 0/-6°C
 
 
当前位置:传说云梦 > 查看信息
 
鬼谷子出世
作者:房立中  摄影: 来源:本站 审核人: 发表时间:2011-6-6 10:06:20  点击:1960
    相传,鬼谷子是村夫庆隆和东海龙女的儿子。庆隆和龙女虽被东海龙王压死在云梦山中,化作一道山岭和龙泉,但阴魂不散,要借体繁衍,为后人造福。
    两千多年前,朝歌城南王庄王员外的夫人怀孕三年之久而不分娩。初春一天之夜,突然狂风骤起,电闪雷鸣,大雨如注。人们都为这不正常的天象说长道短,蓦地从空中飞来一个火球,直飞到王夫人庆前,正反各转三圈,变作一条小花蛇,慢悠悠钻入王夫人的被窝,随之听得婴儿的呱呱哭泣。家人掀开被窝,王夫人生下一个满头红发,容貌丑陋的丫头。王员外十分沮丧,长叹一声,拂袖而去。王夫人见老爷如此烦恼,也暗暗抽泣。正在这时,小女婴突然坐起,拉着王夫人的手细声细语地说:“妈妈,别难过,我会变美丽的。”话音见落,这女婴就倒下咽了气,又捋脖子,口中不住喊叫:“儿呀,快醒醒,娘不嫌你长的丑。快醒醒吧!”拍了一次又一次,捋了一遍又一遍,眼泪哭干了,嗓子喊哑了,整整折腾了一个夜晚。黎明时分,只听女婴哇的一声苏醒过来。王夫人喜出望外,定睛一看,小女满头黑发,唇红齿白,十分可爱。王夫人忙让丫环请来老爷。王员外一见大吃一惊,心中不住思忖:三年不坠,火球助催,紫气东来,丑女变美,是大福大贵之兆,王家的好气数。想着想着,不禁大笑不止,走到床前说:“夫人,晨曦吉辰,迎霞聚瑞,我看女儿必有大福大贵,咱就取名霞瑞,你看如何?”夫人点头称是。
    岁月流逝,转眼十八个冬春过去,霞瑞姑娘身居闺房,学习针线,攻读诗文。她越长越俊俏,白皙的杏仁脸上嵌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两个酒窝之间夹着一个小樱桃小嘴,令人喜爱。但她性格倔强,不拘于旧的礼节,善于言谈,又讲直理,对于父母的话也不是百依百顺。日渐压恶闺中生活,常常在丫环小云陪伴下到花园嬉戏。有时还背着父母到田间去问农桑。是年朝歌奇旱,河溪断流,水井干枯,大地龟裂,五谷不收。王员外家一块三顷地的谷子,只留下一棵禾苗,但长势却十分喜人,谷杆如芦苇,叶子赛高粱,谷穗像狼尾,沉甸甸,金灿灿,微风吹拂,点头摇曳,而且还散发出喷喷香味。霞瑞姑娘听说自家地里长了这棵奇谷,就让家奴收来,放到绣楼,顿时闺房之内香气四溢,使人陶醉。姑娘对丫环说:“如此好的谷子,要好好保存起来,来年多种一些。”丫环把谷穗放在手中揉搓着变成了一颗熠熠透明的珠子,而且香味更加浓郁。姑娘接过珠子,正想闻一下,这珠子一下钻进口中,欲吐出,又溜进喉咙。霞瑞咽下珠子不久,顿觉腹内舒畅,筋骨苏软,浑身乏困,一头倒下就睡着了。
    一个月之后,姑娘不思饭食,身体渐渐消瘦。主仆二人都不知何故。快嘴的丫环告诉了夫人,王夫人见女儿如此消瘦,心疼万分,问明情由,忙着请名医调理。连吃两个月草药,仍不见效,却见女儿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王员外得知消息,恰似五雷轰顶,把夫人叫到客厅,怒气冲天地说:“你养的好女儿,竟如此伤风败俗,我乃赫赫大户,叫我如何做人?”夫人忙陪笑脸:“老爷息怒,家丑不可外扬,你要想个两全之策才是呀!”两人如此这般商量半天,决定把女儿连夜赶出家门,免得事后别人说三道四。
    霞瑞姑娘,蒙冤受屈,在丫环陪同下,毅然离开家门。路漫漫何处奔走,天苍苍哪里安身?姑娘看看丫环,丫环望望姑娘,两人心如火焚,悲困交加;姑娘紧咬嘴唇:“云妹,咱走,走到天涯海角,让天下人知道我王霞瑞是清白之人。”主仆二人离开王家庄,朝着北斗星的方向走去。
    两个弱小女子,哪里经过这样的风霜。尤其是霞瑞姑娘,腹中已有三月的婴儿,行走更是艰难,双脚都磨成血泡,走走歇歇,歇歇走走。一天中午,她们走到黄河边,又饥,又渴,寸步不想挪动,就坐在河边歇息。刚一坐下,就进入梦乡。待她们一觉醒来,面前站着一位和善可亲的老太太,篮子里盛着热腾腾的白蒸馍,没等她们开口,老太太就把馍送到她们手中。二人连个“谢”字都没来得及说,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老太太坐下来问道:“两位女子如何这样狼狈,你们要到哪里去?”霞瑞摇摇头,没说话,直爽的小云把姑娘的隐情一五一十讲了出来。老太太启唇一笑:“这就是了。你们既然对我讲了真话,我也把真话告诉你们。我乃西天老母,在这里等候多时,专门来点化你们。霞瑞姑娘,你虽是母亲所生,但不是你母亲的骨血,而是东海龙王女儿的化身。你和庆隆相爱,情真意切,虽未遂愿,上天有眼,来世相逢。你所吞食的珠子正是庆隆的精髓。腹中婴儿就是你和庆隆的后代。”霞瑞和小云双膝跪地,连连叩头,感谢西天老母的指点。快嘴的小云又问:“既是这样,请问老母,我们主仆该到哪里存身才好?”老母没有正面回答,信口念了小诗一首让小云琢磨:
    朝曦吴天似血染,
    歌舞升平谁人欢?
    云海滚滚来天半,
    梦境滋滋润丹田。
    小云半天没有品出味道,原来这是首藏头诗。姑娘把四句诗的头四个字一连,即为“朝歌云梦”。虽说知道了老母指点的去处,但又不愿到云梦隐身,于是又恳求说:“再求老母点化,那里离我家乡太近,鉴于父母盛怒,眼下我实在不能从命。”老母思忖片刻:“也罢。你们可先到临漳谷子村寄身,日后再作道理。”主仆二人连声道谢,抬头却不见了老母。
    不一日,她们来到谷子村,却见一村妇在村头迎接。村妇像接闺女似地把她们接人家中。从此,她们老少三个女性组成了一个家庭,朝朝暮暮,形影不离,勤快的小云,把村妇和姑娘照料得十分如意。转眼六个月过去了。冬去春来,夏天又到了。一天,姑娘正在院里给未来的孩子做衣服,顿觉腹内疼痛难忍,村妇和小云忙把姑娘扶进屋,让她躺在床上,一眨眼村妇变成了老母模样,慈祥地说:“霞瑞姑娘,我们该走了,不到云梦山,你的孩子不会出生的。”说话间,只听一声巨响,狂风骤起,老母忙让小云也上到床上,闭上眼睛。那床慢悠悠飘了起来,不知不觉来到云梦上空,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悠然地落到地上。姑娘睁眼一看,好像来到人间仙境。峰峦叠翠,林木葱郁,云雾潆潆,气象万千,泉水潺潺,百鸟齐鸣,野花争妍斗艳,主仆看得眼花缭乱。西天老母把她们带到水帘洞口: “姑娘请进,这就是你的安身之处。”举目一看,青山参天,野藤漫漫,野花芬芳,蝶飞燕舞,串串晶莹的水珠从洞口滴落,恰似一幅珠帘悬于洞口,顿觉心旷神怡,正要向西天老母说声谢谢,却不见了她的踪影。她们二人漫步向洞中走去,只见洞顶琳琅满目的钟乳石千姿百态,景象奇特。洞的尽头有一水潭,清澈见底,小云舀了一瓢水,递与姑娘,这水甘甜可口,姑娘一饮而尽,顿觉清爽。霞瑞对这个安身之地十分满意,主仆二人拍手称好。正值暑日,,知了声声,真所谓“鸣蝉躁林愈静”。正当她俩欣赏这幽静的环境时,霞瑞又觉腹内疼痛,小云忙搀扶姑娘回到洞内,姑娘一阵头晕目眩,腹中的婴儿蹴呱呱坠地了。一看是个白胖的男孩,霞瑞、小云喜出望外,热泪盈眶。满月之后,霞瑞把小云叫到跟前甜甜地问道:“云妹,这孩子该姓什么,叫什么呢?”“我说就姓你的姓,孩子降生时知了叫的正欢,取名叫蝉如何?”霞瑞一听十分高兴:“小云,你说到我心坎上了。不过,我因吞食奇谷而生子,就叫鬼谷子吧!”因此后人有叫他鬼谷子的,也有叫他王蝉的。在他成年以后也有叫他王禅的。
    上条信息:巧造无烟柴
    下条信息:井中相会
 
 
友情链接:淇县旅游网 | 淇县旅游局长的博客 | 淇县之窗 | 三亚旅游服务网 | 汤阴县旅游局 | 百度 | 雅虎中国
版权所有:河南省淇县云梦鬼谷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地址: 淇县云梦山风景区 邮编:456750 邮箱:qxyunmengshan@126.com
旅游咨询、投诉:0392-7728191 景区售票处:0392-7728461 景区新浪微博地址:http://weibo.com/i/3925614777   访问量:5843768
豫ICP备09024681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13号